Wednesday, January 18, 2017

时光机

有些歌好比时光机,一倾听就被带回十年去。



宁静的夜晚,开着冷气机,烫热的杯面。

小时的儿歌,我从未思念过。可能是儿时的歌都是长辈选听,所以也没有特别喜欢。青少年时的歌声,是起初的叛逆,自己特别的喜爱。在科技发达的花花世界,我发现了日漫,情有独钟。



唯美的音调,陪过了成长的挫折,漫长的童少年,尴尬的初恋;未来还是未知数,但也不需担忧,一天过一天,一年过一年。


然后,有一天,无知的我们毕业了。现实世界,一步一步地接近。能进学院与大学的幸运儿们,背着梦想和期望向前迈进。

进了学院,重新发掘天文的热爱;当然,歌曲也搭配了起来。



中学时没什么玩,在学院时竟搞了个天文学会,为了最灿烂的星空四处奔波,疯狂追星的知己,现在也寥寥无几。

五年前,侥幸的我,到了美国明市,为了航空工程学士寒窗苦读。身边一切焕然一新,处处可听韩国名歌《江南style》,真的,不是开玩笑。



然后,下雪了 -- 我最后看的动画,片尾曲成了我第一个冬天的主题曲。



大学功课又多又不简单,半夜三更赶功课的时候,《最终幻想》交响曲BGM最适合不过。从08年第一次玩的FFVI至现今,一路都有植松伸夫优美的创作陪伴。14年的暑假,坐了八小时的巴士奔往芝加哥两天一夜之旅,只为了一听现场的《最终幻想》的交响乐队,还感动得流泪了。

暑天的旁晚,在学校旁的密西西比大河,看着夕阳西下,这首最适合不过。



转眼间,过了三次冬季。学士学位在手,不知所措的又选择跑去读研。15年的夏天,在面对茫茫无际的未来,开始聆听珀特诺丙申的《世界》专辑,也只不过为了寻找当年的那一片感动。



乘上了时光机,少时的天真无邪,到中学毕业时的迷茫,到追星时的顽固立志,到大学时的寒窗苦读,到大学毕业后的又在迷茫,过去的一切还恍然在目。

今天,读研已经是第三个学期。赴美,已经是五年前的事,现在也过着第五次冬季。时光不留人,有亲人与世长辞,有些朋友办了双喜;自己也变了,好听说是成熟,难听说是悲观。宇宙梦已经不再,换来稳稳在地球上的流体力学。眼前朋友一个一个地投入工作,自己还在学校,不知是祸是福。

在这世上也算与好多朋友擦过扁见过面,遗憾的是没什么努力好好保持联络,大家请多多包涵。在未来的日子里,希望有缘再相见,一起来搭时光机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